2012年04月10日 设计师需要从整体把握设计——《室内公共空间》彭征先生&史鸿伟先生专访
2012年04月10日  设计师需要从整体把握设计——《室内公共空间》彭征先生&史鸿伟先生专访

2012年04月10日,共生形态:设计师需要从整体把握设计  
C&C Design:Designer Needs to Grasp Design from the Whole Picture  
广州共生形态工程设计有限公司主持设计 彭征先生&史鸿伟先生专访 记者:何宜凌  
   
“共生形态”成立于2005年,主持设计是彭征先生和史鸿伟先生,团队由一群年轻的新锐设计师组成。其业务横跨室内设计、建筑方案、景观设计、标识系统等领域,客户包括万科集团、凯德置地等知名地产商,也曾为2010年广州亚运会设计了城市景观装置“风动红棉”。在2011年年底他们的作品“凯德置地御金沙售楼部”获得了金堂奖“年度十佳样板间/售楼处”奖项,让他们又一次踏入舞台中央。  
   
记者:“共生形态”是个很有趣的名字,它包含很多涵义,提供了一个宏大的意象。那么通过这个名字,两位创始人最想表达的是什么?  
   
彭征: “共生形态”这个名字是大家一起想的,当时取这个名字也并没有一定要表达所谓的“历史关怀”,只是觉得这两个词合在一起好像可以有多种解释,有那么点意思。  
   
史鸿伟: 其实这个名字在某种程度上可以时时刻刻提醒我们,或者我们的业主,以及我们的同行:在现今,我们所做的跟设计有关的工作更应该多一份冷静的思考,因为在当今发展中的中国,大规模、巨量、高速的建设往往容易使我们丧失理性。因此,希望以此名与同行共勉。  
   
记者:两位是广州美术学院的校友,但是就读不同的专业,毕业后也在不同的公司就职。是什么样的契机促使两位在05年共同创办“共生形态”的?  
   
彭征:在大学期间,其实我不是学室内设计的,但入校分宿舍的时候,阴差阳错把我与环艺班的学生分到一个宿舍,四年下来天天被史鸿伟他们熏陶,等于当了个环艺班的插班生。05年公司创办那会儿我正好研究生毕业,学的是景观设计,当时曾想过去大学任教,后来史鸿伟找了我,大家一拍即合,说干就干了。  
   
史鸿伟:其实还是兴趣使然,同窗四年,后又各自在设计领域工作,对设计一直有很浓厚的兴趣,总希望一起做些东西。再加上中国的设计需求处在快速发展阶段,对于希望做设计的年轻人来说还是能找到很多好机会的。  

记者:共生形态除了室内设计,同时也涉足建筑、景观等领域,这样广的涵盖范围是从公司成立之初就有的,还是一步一步发展到今天这个规模的?   
   
彭征:这几个领域是从公司成立之初就有涉足的,这跟我们的工作经历有关,也跟机缘有关。我们都曾在景观公司工作过,后来我在集美工作;而史鸿伟则进了地产公司,做了“开发商”,从规划到建筑以及室内和园林都有接触,于此同时,他还读了一个建筑工程的硕士。  
   
记者:与国外不同,在国内既做建筑设计又做室内设计的公司并不太多,建筑和室内经常是分开的,对于这种情况你们有什么看法呢?   
   
彭征:是的,我们在很多项目的设计上经常会跟非本专业的设计师交流、请教,甚至一起讨论方案。其实设计在某种程度上应该是相通的,的确,在西方一些国家,一般一个项目很多工作都会交给建筑师,然后以他为中心再组织其他专业的设计。而中国情况就不一样了,做规划的不一定懂景观,做建筑的又不一定懂室内,再加上一贯以来所养成的工作习惯造成专业与专业之间的“壁垒”,各干各的,各自为阵,各不相干。  
   
史鸿伟:比如我们曾经历过的一些项目就发生了很滑稽的事情:业主要求做欧陆古典风格的室内设计,但是建筑的形式却是现代的,这样在空间形态上建筑与室内没有任何关联性,室内和建筑就出现了严重的冲突。所以在很多时候,我们更希望把建筑和室内作为一个整体来设计。  
   
彭征:所以我觉得在当今设计市场日益细分,设计工作越来越职业化的同时,还是应该把建筑和室内甚至建筑周边的环境(更广义的园林)看成一个不可分割整体,保持对这个整体的把握,而不是个体间的割裂。  
   
记者:共生形态的理念是“并非只是设计一件作品去改变和影响生活,更多的是致力于当代中国面貌的成形过程”,这是表示,在设计中你们会更注重使用低碳环保材料,引用新概念新技术吗?   
   
彭征:这是一方面,但不仅是这方面。我觉得设计师在做设计的时候应该保持一种独立的思考和理性的判断,而不能完全被资本和权力所支配。诚然,我们也做过一些“讨好”的设计,甲方很满意,但我们却几乎不敢说这是我们做的,不愿说这是共生形态的作品。  
   
史鸿伟:我觉得当代设计很多时候陷入了一种形式主义美学的自我逻辑中,有时候可以理解为一种时尚,或者说是消费主义文化。作为设计师,很多时候缺乏一种对设计的理性判断和本质思考,你提到的低碳和可持续,这些都是大家都明白的道理,但更多时候变成了一种噱头,没人会真正在意它。  
   
记者:2010年彭工为广州亚运会制作了名为“风动红棉”的景观装置设计,这个设计看起来非常灵动、轻盈,又充满创意。这个装置属于活动雕塑吗?它的设计灵感来自于哪呢?   
   
彭征:这是一个跟中山大学合作的项目,“活动雕塑”这个想法是中山大学的冯原教授提出的,考虑到地处广州,我当时就补充了广州市花木棉花的概念,并把“风动红棉”的这个概念演化为一个视觉化的景观装置。这件作品的特色就在于它的“动”, 在亚运会举办的11月份,干爽的北风吹过,这些金属圆片会随风转动,或快或慢,营造清风拂过的视觉感知,并且它也极富动态的韵律与变化的美感。  
   
记者:史工最近为中企绿色总部做了一个办公的项目,相比较其他的办公空间的设计,您觉得这个项目的特色在哪里呢?   
   
史鸿伟:这个项目从项目策划阶段我们就开始参与,所谓“企业总部”就是指建筑功能集办公、展示和企业会所等多种功能于一体,具有建筑功能的复合性和多元化。所谓“绿色”则是指开发商倡导一种“生态办公”的理念。基于项目本身的定位,我们当时就想做一套有别于其他办公空间的设计。现在,不少企业都是集中在CBD高楼林立的写字楼里,枯燥、单调、机械的办公环境,高容积率、高能耗、高效等等这些词语可以用来形容CBD的特点。我们能不能尝试一种新的工作方式和环境呢?这个设计突出“office park”和“business casual”的设计理念,“面对面”的工作,是一种提倡“沟通、交流和互动”的工作方式。室内设计摒弃了以往办公室环境冷漠、刻板的风格,而注重表达对办公气氛的改善,希望使用者能有亲切的归属感,能够在一种轻松、愉悦的气氛下互动。所以强调“交流空间”的设计,使办公空间显得更加人性化、更具亲和力同时也就更高效。  

记者:2011年的金堂奖上,共生形态的“凯德置地御金沙售楼部”被评为年度十佳,能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这个项目吗?  
   
彭征:这个项目是一个临时建筑,我们完成了从建筑到景观再到室内的整体设计。能够在较短的时间和有限的经费下完成,应该说我们自己还是很满意的。这个项目的特色也正在于把建筑、景观和室内融为了一体,方案强调销售流线的动态设计,也注重人在动态中对空间的体验。建筑的入口是一座栈桥穿入一面绿墙,这种有趣的入口设计充满了寓意性,也比较直观地和凯德置地这个新加坡的跨国企业所一贯倡导的绿色生态理念相关联。进入其中,主体建筑被化整为零地“拆解”成几个功能体块,阳光透过编制的拉膜变成光斑散落在浅浅的水面上,让人在建筑中行走仿佛感觉到光和风的流动。

主页 返回
关于我们 设计项目 企业资讯 媒体出版 人才招聘 联系我们
English